Tag Archives: traditional Chinese

罪案, 種族,安全: 屋崙華埠究竟正在發生什麼?

這些襲擊已經引起了國際關注,並且被廣泛稱為仇恨犯罪。究竟是否有證據證明種族是動機? 報道分為上下兩部分,這是第一部分(简体中文版),閱讀第二部分。 本報導和屋崙之聲(Oakland Voices)合作,該項目由梅德納學院新聞教育專業主導,目的是訓練屋崙市居民講述自己社區的故事。 近幾個星期,連串令人痛心,刺耳的影片傳到屋崙市之外,引起了廣泛的關注,華埠內亞裔長者工作和日常生活中被襲擊和搶劫。其中一段被觀看數百萬次的影片,就是一名91歲的男長者正在8街夾哈里遜街散步,突然被推倒,頭部先著地跌倒。華埠的商戶也反映在近數個星期,搶劫案顯著上升。 黃曉茵(Alvina Wong)是亞太環保網絡的競選和組織總監,這個非牟利機構組織亞裔移民工薪階層和難民家庭,推動建立更加潔淨和健康的環境。從2002年開始亞太環保聯盟總部就在屋崙華埠。她強調因疫情而加劇的仇恨亞裔情緒,不一定直接導致了最近在華埠發生的罪案,華埠搶劫終年不斷,尤其農曆新年期間更嚴重。 她說:“這些罪案和暴力已經在華埠出現了很長一段時間。” 但是她表示要將這些居民忍受超過一年的壓力和恐懼,和現狀帶來的大聲呼喊割裂開是不可能的。華埠經濟在疫情前已經萎縮,而且受居家避疫令和經濟衰退的打擊尤其大。大約三分之一的華埠店鋪宣佈,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要暫時或永久關閉,即使著名餐廳都準備或者暗示不得不關閉。她說:“究竟在我們崩潰前還要承受多久? 我覺得很多人都瀕臨崩潰點。” 最近的暴力襲擊影片已經引起國際性關注和回應。全國性的媒體,從福克斯新聞到衛報都有系列報導。曾經在屋崙私立學校就讀的演員吳彥祖,和演員金大賢聯合捐出2萬5千元懸賞一名疑犯。甚至在本週,拜登總統的新聞官也被問到最新傳開的亞裔長者受襲影片,並且想知道總統“是否看了這些影片。” 在2月3日,在富興中心舉辦了一個備受關注的記者會,在華埠的中心,市長薛麗比(Libby Schaaf)批評市議會主席勵琪(Nikki Fortunato Bas)去年夏天提出沒有被通過的財政預算案,削減警察預算。據薛麗比說,這筆經費可以保護華埠的居民和商戶。勵琪和另一名市議員法夫(Carroll Fife)回擊,指華埠最近削減巡邏警員是出自市長行政班子,並且指責薛麗比煽動非裔和亞裔分化。 這些近幾個星期獲得廣泛關注的案件中,嫌疑人和被告都是非裔。而在華埠增加警力的請願也帶來極大的擔憂,有很多非裔居民擔心在商業區購物或者逛街,就會被記錄, 假定有罪和傷害。 屋崙華埠聯盟(Oakland Chinatown Coalition),有態度的亞裔(Asians with Attitudes),溫情在屋崙(Compassion in Oakland)和屋崙華埠商會(Chinatown Chamber of Commerce)等機構,組織了志願“巡邏隊”在華埠巡邏,隊伍包括各種族和族裔背景的人。多個籌款資助這些襲擊中的受害者和亞裔發聲團體的GoFundMe眾籌請願,也獲得了數十萬的捐款。 很多人在社交媒體聲稱,這些顯著上升的嚇人襲擊和搶劫都代表著仇恨犯罪,仇視亞裔情緒和襲擊從新冠肺炎疫情初期就開始湧現並被記錄下來,這些只是後遺症。 有沒有證據表明華埠最近幾個星期發生的襲擊是由種族引起的呢?華埠的罪案上升是獨有,而不是多年趨勢,情形和屋崙其他地方中其他社區經歷的不一樣嗎?為什麼最近在華埠發生的罪案可以引起那麼多本地,甚至是國際的關注,與此同時一些東屋崙社區中,槍擊暴力犯罪已經持續數月顯著增加,但是卻沒有這麼持久的關注也沒有居民回應行動呢?華埠居民究竟想看到怎樣的解決方法,究竟誰的聲音沒有被聽到? 在連串漩渦般密集的全國新聞報道,名人關注,政客互相指責,熱門影片和呼籲這有被準兩個歷史上還曾互相朝對方吐口水的種族團結起來的熱切呼喚中,還有很多重要的問題沒確地回答,甚至發問。在這個上下兩部分的報告中,我們嘗試這樣做。 我們採訪受害者,社運人士,民選官員,社區成員和社區領袖,尤其和屋崙華埠聯盟相關的人。這個聯盟在十多年前由社區非牟利機構,商戶,教會,居民和其他人設立。問他們關於最近這些備受關注的襲擊,從他們看到的對話中,發現有什麼缺失的部分,又會何去何從。 近期華埠的襲擊和搶劫是否種族引起? 1月31日的一日內,28歲的無家可歸者葉海亞·穆斯林(Yahya Muslim),涉嫌在華埠襲擊了三人。監控影片拍下他在八街夾哈里遜街推倒一名91歲長者。影片在網上全世界內瘋傳,之後演員金大賢(Daniel[Read more]